首页 > 要闻

睡了一夜没拔出来/嬷嬷给她花珠涂药

更新时间:2020-06-18 18:57:34 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数:204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暗红的昏。

 
 
白芷一脸失神的回到寝室,室友们都已经洗好澡,准备去食堂吃饭了。
 
 
 
还问白芷想吃什么,给她带回来。
 
 
 
白芷摇摇头,被欺负哭得红红的眼角垂下来,小嘴也忍不住撇下,她立即转过身,面向墙壁。
 
 
 
不饿,没胃口,吃不下,好恶心。
 
 
 
室友们知道白芷被留堂训练,见她这幅模样,只以为被陈流骂的,毕竟陈老师真的挺严肃,所以没有引起她们的怀疑。
 
 
 
不过她们还是有点愤愤不平,白芷性子慢,内向,话不多,没有很要好的朋友,但因为她是跳级上来的,年龄是她们班上最小的,也乖乖的一副激发人类保护欲的无害五官。
 
 
 
陈老师怎么凶得下去
 
 
 
可又想到陈老师禁欲清冷的模样,被他凶也很幸福啊特别能满足抖M的心理。
 
 
 
一时间,她们不知道该嫉妒白芷,还是给白芷打抱不平。
 
 
 
算了。
 
 
 
室友刘画给了她一瓶酸奶,“你不想吃饭就先喝瓶酸奶垫垫肚子吧。”
 
 
 
还贴心的撕开,递给她。
 
 
 
不给还好,一给,白芷看到那白白滑滑的粘稠液体就掉眼泪了,小手拼命抹着。
 
 
 
刘画尴尬了一下,也不知道自己做错什么,惹得小姑娘难受。
 
 
 
另外两个室友拉了拉刘画,小声道:“算了,别管她,我就觉得她脾气怪怪的。”
 
 
 
刘画倒没生气,她把酸奶放在桌子上,“不喜欢喝的话那就不喝了,你要是饿了我柜子里有点零食你可以拿来吃。”
 
 
 
然后三个人就走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幻觉,刘画关上门的时候,听到很小很小的一声谢谢。
 
 
 
寝室的其他人一走,白芷立刻抱着睡衣,冲进卫生间。
 
 
 
她解开绑在腰上当裙子的外套,这才露出芭蕾袜。
 
 
 
裆部位置的布料被撕破了,一道口子,羞耻的像条开裆裤,勒着腿部嫩肉,整个花户暴露在她眼下。
 
 
 
粉嫩嫩的肥唇,湿漉漉的水光,突起的花蒂硬得充血,不止,还交错着几道半干的白浊线条
 
 
 
白芷立刻换下,扔进垃圾桶里,放水洗澡。
 
 
 
可一碰到自己的身体,浑身就颤巍巍,脑海里浮出一小时前的事。
 
 
 
她被迫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如何被老师弄得脸色嫣红,神情迷离。
 
 
 
腿间一根不容忽视的火热巨龙来来回回顶弄她十几分钟,细致而缓慢的磨人。
 
 
 
她胸前的紧身衣,早就被陈流扯下领口,两只兔子被他拨出来,大手握住,揉搓捏弄樱红乳尖,又被他身下顶得不停跳动,晃出一道道雪白的乳浪。
 
 
 
而那双修长大手,好厉害胸口被揉的好舒服,下面也是
 
 
 
身体变得怪异,敏感到轻颤不住,一阵阵酥麻和奇妙的愉快感节节攀升,掌控了她大脑意识和躯体。
 
 
 
白芷甚至不自觉的翘起小屁股去迎合他摩擦。
 
 
 
檀口微张,发出身体想让她发出的声音。
 
 
 
她仰着小脸,清秀的细眉蹙起,眉尾下耷。
 
 
 
小家伙显然动情了。耳边一道轻笑,“说你骚货还真是骚货。想要了嗯亲一下我,就给你想要的。”
 
 
 
陈流在她耳畔道,声声蛊惑。
 
 
 
白芷也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但老师好像知道。
 
 
 
只要亲了,老师就会给她。
 
 
 
陈流就和她耳鬓厮磨着,她侧转过脸,就能亲到他的唇。
 
 
 
白芷乖巧的啄了一下,正后退着。
 
 
 
就听见他低低夸了她:“真乖。”
 
 
 
然后她就被奖励追了上来。
 
 
 
陈流灵活的长舌含住她的唇瓣。
 
 
 
柔软唇面,被有点粗糙颗粒感的舌头细细舔舐着,染上一片水光润泽。
 
 
 
白芷有点喜欢这种温柔接触的感觉,舒服的闭上了眼睛,乖乖享受奖励。
 
 
 
忽然,探在她阴唇的指尖用力一按,隔着一层薄料,技巧性极强的疯狂打着圈儿的揉。
 
 
 
白芷没受住,咛了一声,唇自主的张开了,被陈流趁虚而入,抵进檀口,缠着她的舌头咂咂吮吸。
 
 
 
“唔嗯”白芷意乱情迷的从二人纠缠的口中溢出呻吟。
 
 
 
白芷体内有什么东西在滋生,叫嚣,一波又一波的催着她。
 
 
 
控制不住的嘤咛,意识凌乱。
 
 
 
因接吻距离太近,而跟他交错的呼吸,一同变得炙热沉重。
 
 
 
白芷夹紧了他的手,穴口自动的一张一合吸着什么。
 
 
 
陈流感到肉棒上一阵蠕动吸吮,哼笑了笑,龟头专心陷进那处去顶弄,旋转,温暖的液体透过布料,沁得龟头一片水色光泽。
 
 
 
陈流松开她。
 
 
 
白芷嘤咛一下,低下了头。
 
 
 
被陈流扶着下巴抬起,舔玩着她的耳垂,眼里全是暗色,带着喘息:“白芷,你小穴骚出水了。很爽”
 
 
 
小姑娘现在哪应得了他,只会迷糊呜咽。
 
 
 
“想不想吃精液”
 
 
 
陈流手指伸进她嘴里,把小舌头拖出来,“你舌头好软,以后给老师舔鸡巴好不好”
 
 
 
白芷不会回应了,他也不在意她的答案。
 
 
 
反正,会让她舔的。
 
 
 
塞进她嘴里,教她如何用香舌绕着棒身打转。
 
 
 
如何舔弄。
 
 
 
如何吸颊。
 
 
 
如何吞吐。
 
 
 
最后扣着她的后脑勺,戳得她脸颊都印出肉棒的形状。
 
 
 
再抵着她深喉射出来,让她尽数喝下,一滴不许剩。
 
 
 
陈流眼神沉暗了一度。
 
 
 
长指缠着她的舌头玩弄,少女不自知的淫靡的伸出舌头跟手指追逐着。
 
 
 
忽然,手指好粗暴的伸进她口腔拼命搅弄着。
 
 
 
“唔”白芷的唾涎失控,从嘴角流下。
 
 
 
陈流狠戾的舔上,顺着往上,抽出手指,又重新吻上了唇。
 
 
 
吞噬掉她所有的清新甜腻的气息,用力的。
 
 
 
肉棒被白芷的淫液湿了整个头,陈流有心让她先高潮。
 
 
 
他顶端死死嵌在穴口,手指捏住她冒出小头的花蒂,高频率的抖着它,连带着手臂用力到青筋突起。
 
 
 
全身快感陡然被推上最高点,陌生情潮悉数涌上来。
 
 
 
“啊”白芷表情娇媚到极点,声音升高,在空旷偌大的舞蹈室,产生了回音,又被陈流堵得实实的,只能闷闷的呻吟。
 
 
 
十七岁的少女在短时间内达到人生中强烈的第一次性高潮。
 
 
 
整个人像踩在棉花糖云朵上飘着,美妙到难以言喻。
 
 
 
可高潮余韵渐退的时候,她回过神来,羞耻心占据了内心。
 
 
 
没有实质的性经历,而是被一个男人摸着下面,
 
 
 
那个男人还是自己的老师。
 
 
 
一阵屈辱到想哭,眼睛红了。
 
 
 
可想是这么想,花口还像有意识的一样收缩吸着龟头不放,引诱它插进去一样。
 
 
 
陈流绷紧了太阳穴,微微咬着牙道:“白芷你记住了,平时你就是这样吸着我的,吸得我想肏进去,肏到你子宫里射精。”
 
 
 
白芷眼里泪光涟涟,哑着小嗓子否认:“你胡说我没有”
 
 
 
“没有”他掐着她的花蒂拧了半圈。
 
 
 
白芷浑身一颤,那里就很奇怪的,又很听话的,吸住他好几秒。
 
 
 
她也控制不住,就辩不过他,眼泪啪嗒啪嗒落下。
 
 
 
“还没肏呢,哭什么哭。回答我,刚刚舒服不舒服要不要老师再帮你弄一次”
 
 
 
“不要”
 
 
 
她的拒绝被无视。
 
 
 
陈流手掌包住整张花户,来回抚摸。
 
 
 
他们这个舞系不用穿贴身衣物,练功服又薄,而且为了美感,私处的毛都是要剃掉的。
 
 
 
陈流跟没有什么阻隔的,能感受到那片有多光滑。
 
 
 
“这里怎么像块白豆腐似的,这么嫩这么滑嗯真想伸进去摸摸是不是真刮得这么干净。”
 
 
 
“下一次阴毛长出来的时候,别着急刮,留着先,老师请你上一节演示课,给其他同学看看怎么刮阴毛好不好”
 
 
 
联想到她被他请上课堂,张开腿展示那里。
 
 
 
白芷红着小脸,结巴了,“你,你变态啊”
 
 
 
“那不给他们看了,只给老师看,好不好嗯给不给我看”
 
 
 
湿濡的热气钻进她耳蜗。
 
 
 
她低头,小声,“我、我没刮,本来就这样的。”所以没机会,别想看了。
 
 
 
陈流眸光微黯。
 
 
 
她平时上课听讲内容,和走路的时候,都习惯低着头。
 
 
 
每每都乖巧到,让人产生想揉碎她的冲动。
 
 
 
“是吗我看看。”
 
 
 
他说着,就要从上脱下她连体服。
 
 
 
她领口本来就被脱到乳房下缘勒着,很容易就能褪下。
 
 
 
“不行”白芷剧烈挣扎着扭了扭,然后僵住。
 
 
 
她臀部压着的男根被突如其来的用力摩擦刺激到了,陈流猝不及防的抵在她花心就射了出来,浊白的液体浸湿她的,甚至有些好像穿透布料激射进甬道里,白芷感受到了,颤着身体,紧张道:“老、老师,好像,射进去了一点”
 
 
 
陈流还硬着的龙身激动跳着,喘着粗气又射了一些。
 
 
 
白芷这下知道是真实的了,呜呜要挣开他的怀,“是真的,你快松开我”
 
 
 
陈流死死扣着她的腰,不准她离开,喉间发着喟叹,“再等等,那里好暖”
 
 
 
陈流缓了一分钟,男根射完不软反而更硬。
 
 
 
他没脱白芷的连体服了,而是直接撕开她的袜裤。
 
 
 
粉白的芭蕾舞袜的裆部被撕裂一道口子,陈流把她正身扳过来,蹲下仔细看着。
 
 
 
“啊”白芷交缠双腿,紧闭着不给看。
 
 
 
陈流不言语,颇为不耐的掰开她细腿,然后托着腿根,站起身,把她放在把杆坐着。
 
 
 
白芷背抵着冰凉的镜子,双腿强行分开,天然光滑粉嫩的阴户,充血成玫红色的花核,在他面前一览无遗。
 
 
 
他还有心思开玩笑逗她,“不是白豆腐啊,明明是粉豆腐,在流出豆浆。”
 
 
 
但陈流看到泛着水光的粉色花缝附近的白浊,还是蹙起了眉。
 
 
 
穴口是沾上了精液,应该也确实射进了一些。
 
 
 
“老师,我会怀孕吗”白芷带着哭腔问他。她并非完全不懂。
 
 
 
“让你不听话。该。”??陈流看了她一眼,随后俯着腰,低着头埋进她那里,把穴口周围的乳白精液舔走,顺带卷起她的清液。
 
 
 
她和他的体液混在一起,味道还不错。
 
 
 
舌尖本想探进花道里勾出液体,但小姑娘受不了这种刺激,正咬着手指在哭。
 
 
 
半是屈辱半是爽。
 
 
 
“别怕。”陈流不忍,终于还是安抚了她。
 
 
 
灵活的舌头撩拨着她外面的敏感处,“别憋着,放松,让水流出来,流出来就好。”
 
 
 
那感觉,好像在尿尿,白芷才强忍着。
 
 
 
听到陈流的话,她深吸一口气,不让自己那么紧张的缩着那里。
 
 
 
把气呼出来的时候,流出的淫液多了一些。
 
 
 
都被他喝下,她还能听见他吞咽的声音。
 
 
 
过了半分钟,白芷觉得水都要流干净了,可是一阵瘙痒的尿意正在涌上来。
 
 
 
“嗯嗯”她咬着手呻吟,“老师,可以了吗”
 
 
 
回答她的是男性粗沉的呼吸和舔弄的水声。
 
 
 
“呜老师,不要弄了,我想尿尿”
 
 
 
陈流磁性声音闷闷的含糊,“那就尿出来。”
 
 
 
下面不知道哪里又酸又痒,她快憋不住了。
 
 
 
“不行呃真的”??她想扭着逃走,但小屁股坐在把杆上岌岌可危,她被他锁得退无可退。
 
 
 
小脖子抻得长长的,像只优美的白天鹅。
 
 
 
舔着女孩私处的陈流抬眸盯着她,不放过丝毫她的表情变化。
 
 
 
“啊、嗯老师快尿了,放开我”
 
 
 
“白芷,尿出来。”他命令落下,齿尖索性轻轻啃咬上花蒂,舌尖快速拨弄着。
 
 
 
好、好爽女孩儿被情欲控制,无意识的夹着腿间的头颅,臀部小幅度的前后摆动。
 
 
 
没几下,娇小的身躯剧烈颤抖,意识模糊的柔媚喊出来:“嗯啊呜呜要尿了啊啊啊”
 
 
 
一阵喷射出来的水声响起,白芷胸脯起伏着,错愕的小脸泪水纵横。
 
 
 
陈流却笑,离开她那儿,直起腰,把她纳进怀里,“真骚,舌头都没有插进去,就尿了。”
 
 
 
白芷涣散的瞳孔渐渐聚焦,愣愣的看着他下巴晶亮的水迹。
 
 
 
尿了她真的,当着老师的面尿出来了尿了他一身,还有一些滴落在地板上
 
 
 
失神的模样真可怜。
 
 
 
陈流考虑到她现在的心情,换了一种可以接受的说法,“乖女孩儿,其实刚刚不算尿,是潮喷,很舒服的时候才会出现的生理现象,正常的。”陈流捏了捏她圆润的浅粉耳垂,“所以其实很喜欢被老师舔刚刚很爽是不是”
 
 
 
白芷并不接受,眼泪安静流下,摇着头,“别说了”
 
 
 
她从把杆滑下来,腿软得不可思议直接坐到了地上,一边哭一边用袖子擦着有水的地板。
 
 
 
陈流将她提起来,抱进了怀里。
 
 
 
白芷要挣脱,挣不开,愤怒的全身发抖。
 
 
 
这时候才想起能做些主动的什么事了。
 
 
 
眼睛红红的,声音软软的,“我我、我要举报你”她鼓起勇气,却不争气的结巴。
 
 
 
陈流笑,还教她正确举报方式,“尽管去,别到校长那,他只会息事宁人。直接写举报信投去教育局。”
 
 
 
“还有,记得取点精液做物证。”
 
 
 
“还有更方便的,就是现在拍张艳照。你今天带手机来了吗要不要我手机借给你拍”
 
 
 
“我帮你拍吧,我这个角度拍得好。”
 
 
 
“但是,白芷,无论我有没有做你的老师,我都会肏你的穴。”
 
 
 
“你混蛋”她气得全身颤栗。
 
 
 
陈流舔了舔她胸前的果子后,就帮她把上半身的练功服穿好,两只小白兔收了回去。
 
 
 
但袜裤被他一时兴起的扯坏了,只能这样晾着。
 
 
 
他爱极的揉了揉,“这里以后只可以磨老师的鸡巴,记住了”
 
 
 
白芷不理他。
 
 
 
他低头衔住她的唇珠,温柔厮磨了一下,下一秒换了风格,用齿尖叼住,如猛兽在撕咬猎物。
 
 
 
冰冷的字眼迸出:“记住了没”
 
 
 
白芷点点头。
 
 
 
陈流满意松开,然后把她翻过身子,重新把肉棒挤进她后臀。
 
 
 
白芷惊慌,“老师我不要了”
 
 
 
她算是明白了,一开始说要让他射,结果她自己被弄泄了两回,他都没射一次
 
 
 
她真的不要了
 
 
 
陈流长眸仿佛耻笑的睨了她一眼,拍拍她的臀,“夹紧了,抠舞蹈动作。你总要习惯它的存在,不然这支舞永远别学好。”
 
 
 
“学不好就学不好那分数我不要了”
>>>>全文在线阅读<<
责任编辑:无厘头网文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