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闻

嬷嬷分开手指验身/公主当着满朝大臣被

更新时间:2020-06-18 18:46:39 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数:286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我提前在网上查了路径,那里弯弯绕绕的小路太多,地铁加公交外还要走一小段路。

昨晚我在他房间过得夜,大概是祐嫌把我弄回自己的房间太麻烦——如果没有必要,他根本不想碰我。


记得有一次,我在客厅看电视,看到一半在沙发上睡着,醒来时他站在一旁皱眉看我。我撒娇,希望他用公主抱抱我回房,用背的也可以,他却拿来我的被子和枕头,说要是不想回房就睡客厅。不知道他是不是把全部的温柔怜惜都拿去用在工作上,剩下给我的,全是冷淡和无视。


只有今天早上,我在他怀里醒来。可惜我一向贪睡,看了眼他无害的睡容,又被睡魔召唤。醒来时已经很晚,随意收拾了下,又花时间网购,本就紧张的时间变得更加紧迫。我本来打算早到先去排队买周边,握手会参加个一半就走,我不想让祐知道,当然偷偷摸摸谨慎为上比较好。眼下别说买周边,连入场时间都有可能错过,我咬咬牙,动用私房钱叫了出租车。


祐三个月前把我捡回来,给了我一张卡,我平常只拿来买他的作品,剩余的分毫未动。我知道被祐收留只是暂时性的选择,总有一天还是要离开。


其实早在十七岁时我就知道,从一开始我们就是错位的连系关系,短暂的相遇只是小小的插曲。令我没想到的是,本来应该再无交集的我们居然还有再相遇的一天,只是再见面时的祐,已经偏离预定的人生轨迹,朝着一条谁也看不清的路途驶去。


如果我是那个对的人,我大概拼了命也要把他带上正轨,但是我知道我不是。错的时间是不可能遇见对的人,因为如果是对的人又怎么会在错的时间相遇?我从来不是祐的那个人,我知道的。当七月的风吹起少年的白衬衫,他站在黑板前用漂亮的手指握着粉笔快速答题的时候我就知道了。


我坐在底下,咬着笔杆,不明白人和人的差距是什么时候拉开的,但心知这裂缝一定会越来越大。可笑的是,那个时候我不甘心,拼了命也要在他的身上留下我的印记。结果是,自卑感半路作祟,我怂了,知难而退。


人要是想过得舒心开心,必须要有自知之明。母亲曾经这样告诉我。


我升大学那年,她顺从本心,婚内出轨,搭上洋佬,移民出国。我可怜的父亲在追妻路上突然心肌梗塞致使车祸,一命呜呼。自知之明?对于爱妻急切的父亲来说是什么?大概是斯人已去,缘分将尽,不必挽留。如果他真的懂,他就不会搭上一条命,留我在各路亲戚家苟且。


我的自知之明则是,不去碰自己得不到的,拼了命也拿不到的,例如祐。所以那年我选择不辞而别,可是现在,我又在这里做什么呢?


脑袋里还乱成一片,前排司机师傅回头提醒我已经到了。


付钱下车,剧场门口已经围的水泄不通,现场的几个工作人员在拼命指挥,一脸头痛便秘,令人同情。曾在演唱会上做过志愿者的我,太懂什么叫沟通如跨银河,生不如死。


看看时间还来得及,我转去先买周边,大概是人都挤去排入场,这边的队伍很好排。没两下走到摊前,祐的周边快被卖空,只剩下最后几张签名照孤零零摆在那里。


签名照我要他有什么用,真人天天在眼前,想怎么偷拍就怎么偷拍,而且几十块一张真的不觉得自己良心很痛吗?这些奸商……


不过说实话,其实这些写真照片拍的也还好。上边的祐……和我日常生活中所接触到的非常不一样。他很少这样轻扯嘴唇笑着,眼里是清凉一片,仿佛还是青涩少年一样,让人没由来的心疼。我想了想,最后还是选了一张。


排进进场的队伍,我戴上提前准备好的口罩,把脸结结实实掩起来。如果不小心被祐抓包,一定会死的很惨。


队伍一点点向前挪着,心也跳个不停,一想到昨晚的祐我就觉得脸颊发热,连下体隐秘的地方也要藏不住秘密似的流出点什么。虽然我们并没有真的进行到最后一步,但好歹还是有进步呀。


我带着点难以言明的优越感,看向这些在队伍中雀跃着兴奋着的姑娘们。


她们叽叽喳喳凑在一起说着什么,眼睛瞪的很大,把手里的周边互相捏来捏去。也有现场买了作品的,一遍遍抚摸着,露出饥渴的目光,望向剧场里面。


不过就是近距离接触一下,就有这么期待,就这么兴奋吗?那要是你们知道我昨晚和他做了什么,还会这么兴奋开心吗?


真是一群可笑的姑娘们,不管你们多爱他,看着他的照片抚摸过自己多少次,在脑海里幻想和他欢爱多少次,对着片子里的他自慰多少次,祐都不会属于你们。


在我这样闲闲地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时候,有人在后边戳我。我回过头,是个腼腆的女孩,她不好意思地笑:“那个……我刚才看到你买了小哉的签名照,我这边能跟你换吗?”


我愣了下,反应过来小哉指的是祐。哲哉,这是他在女性向AV界的马甲。


“不好意思,我……”


“求你了,我真的很想买到一张,但是实在是……我看你一开始并不想要的对吧,那不如跟我换,我这里有深泽的限定版哦。”她急忙从手提袋里抽出照片递给我。


我看了看她轻皱着的秀气眉毛,两只大眼可怜兮兮地盯着我看,心下一软,身体则先一步行动起来,“……那好吧,给你。”


我接过她手里笑得过分灿烂甚至有些油腻的照片,赶紧丢进钱包的最底层。这么丑都拿来卖,果然是无良奸商,拿来辟邪了。


“谢谢你,太好了,我终于能得到一张他的照片了。”她宝贝似的揣到胸口,“我在片场总是没有机会和他闲聊,也不敢要他的联系方式……”


片场?我来回打量她,可人的脸蛋、姣好的身材,不会是……AV女优吧……


我曾听说过,因为男性向太粗鲁太直白很多女优都很痛苦,只有在女性向的时候她们最接近真实的自己,再加上女性向的男方颜值颇高,体谅对方总是以对方的节奏为主,有很多女优结束拍摄总会悄悄喜欢上男方。


所以,她也是如此吗?


而且恰好是祐的某个片子里的女主吗?


但阅片无数的我,根本想不起来她是谁。


我正努力思索着,才发现跟着队伍已经不知不觉中走进了剧场。身边的女孩子们压抑着兴奋的神态,纷纷看向舞台反向。说是舞台简直是夸赞它,实际上就是高出平地的一块台子,潦潦草草地以台阶边缘划出中心和边缘的分界。


突然人群中不知道谁激动地吼了一嗓,紧接着像是波浪划开,此起彼伏难以压抑的尖叫声四起。


两个男人从黑布后走出来,身边的尖叫声更大了。瞧瞧,这一个个的,不知道还以为是什么明星粉丝见面会。我看向五六米远的舞台,祐淡淡地笑着,仿佛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他今天穿了一件白色衬衫,最上面那颗扣子没系,露出好看的锁骨,我眼尖地看见一块若隐若现的红印——是我昨天的杰作。


正当我想要看得更仔细的时候,竟然不经意和祐对上了眼,他的眼睛眯了一下,我快速扭过头,把口罩拉得更高一点。应该没有发现吧。


后边的访谈话题无聊到爆炸,主持人过于做作可爱,祐维持着人设说了违心的话,每一句听起来都很抓耳又刺耳。我在队伍里磨蹭,寻找出去的机会,只可惜人浪将我挤来挤去,没有逃出的可能。


然后气氛不断被炒热,一切走向它原本的轨道,在一位粉丝的要求下,一旁的深泽脱了卫衣,露出少年气的身体供她抚摸。那手摸得下流又色情,虽然它的主人红着脸无数次害羞地转过身,去捂自己的脸。


我一瞬醒悟,是的,这一开始就不是什么追星粉丝见面会,即使它包装得让人以为他们是因为本质使人怜爱,但实际上,是他们的身体愉悦了她们,给了她们欲望发泄的出口。如果不是还有人的理性存在,还有那可怜的仿佛马上不存在的遮羞布,她们会不会当场给了钱然后就让他们为她和她和她奉献出身体……?


我觉得嗓子涩得厉害,连手也发颤,之前的那个姑娘发现异样,想要来扶我。


她的手刚碰到我的肌肤,胃里一阵翻滚,我厌恶地迅速拍开。


她愣在原地,随后察觉出来什么,露出一个讽刺的笑容,挤往更前面的人群。


我不该来的,她们无时无刻不提醒我,我那曾经单纯的好似白纸的少年因为不知名的原因已经堕落至此。


之后发生了什么?握手和拥抱的福利开始,我被推向前,脑海里浑浑僵僵。等我回过神的时候,我已经在深泽怀里,和预想的不一样,单薄的身体居然也可以有力。

>>>>全文在线阅读<<
责任编辑:无厘头网文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