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闻

公主的成年礼大臣调教/皇上在朝上干小公主

更新时间:2020-06-18 18:31:45 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数:147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迷迷糊糊地睁开眼,许久才回想起来昨晚的荒唐。可被这个男人抱在怀里醒来的感觉,美好得让她的心都跳漏了几拍。

男人粗壮的手臂圈着她赤裸的身子,两人的肌肤紧密地贴合着,让林娇几乎舍不得从这场美梦中抽身。小口处传来的酸疼提醒着她,自己昨晚是怎样疯狂地被这个男人差入到哭泣昏厥,回想那一幕幕,林娇又忍不住湿了腿心。她比自己想象的还要骚浪。男人的因静因晨勃而更显得巨大,林娇强忍着想要钻进被子里舔男人机八的欲望,小心翼翼地从男人怀中脱身。仅管她念念不忘地想舔那巨物,可她从未有过偷情的经验,怕节外生枝,怕面对男人醒来以后面面相觑的尴尬场面,权衡片刻,林娇最终还是不舍地穿好衣服,挺着大乃子软着腿悄然离开了酒店。林娇不知道该怎么定义这荒唐的一晚。一夜情?约炮?出轨?还是二十五岁寂寞少妇的放飞自我。她生了一张稚嫩温柔的脸,说话也从来低声细语,身边的人没有一个不夸她温柔雅致宜室宜家,可她昨晚……却在一个陌生男人身下荡妇般骚浪地叫了一整晚。耳边仿佛又回响起了男人低沉着嗓音叫她“小荡妇”。林娇不安地想,自己恐怕是着了那个男人的魔。刘永均是周日晚上才回来的。他经营着一家规模不大的公司,一个月的时间有小半个月都在出差应酬,好不容易回来了,林娇也不常和他说话,两个人像是同居的陌生人一样,只有在外人面前,才会装出一副琴瑟和鸣的恩爱样子。倒也不是刘永均不想和林娇好好过日子,只是两个 人都心知肚明刘永均的病这辈子都没法好,当年他使了手段把林娇骗到手,哪里还能指望得知真相后的林娇能给他什么好脸色。刘永均只能拼命地去挣钱,一方面从中取得在床上得不到的成就感,另一方面……用钱捆绑住林娇的父母,林娇就不能和他离婚,他就能在自己编织的“成功男人”的假象中自欺欺人一辈子。打得一手好算盘。林娇也不是不知道刘永均的那些心思。她斜卧在沙发上敷着面膜,下午才自己弄过两次的身子有些虚软,小口里又湿又痒。自从那晚被陌生男人艹过之后,林娇的性欲不仅没有因为得到了满足而消减,反而觉得越来越空虚。她总是忍不住幻想着那个男人想象自己得偿所愿,用小嘴将那个男人舔到高潮,他将牛奶都射到她的嘴里,就像那晚一样。可林娇却又不敢再去那家夜店。她吸血鬼一般的父母弟弟仰赖刘永均的鼻息才

>>>>全文在线阅读<<

 
责任编辑:无厘头网文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