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闻

做完一直留在里边/做完爱一整夜不抽出来

更新时间:2019-10-07 20:03:58 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数:300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我想把你插死……」张俊几乎是脱口而出,刚说完就惊觉不对,刚把人家的身子给破了,现在就说这样粗鲁的话,这话说得有些过份了。「你这个小流氓……」张少欣并没有生气,只不过现在感觉下边又开始有些发疼了。不禁娇声的责怪说:「原来看你挺老实的,怎么现在这样好色呢!你赶紧起来吧,姐有些受不了!那里有些发疼了。」张俊的眼睛差不多已经习惯了黑暗,借着从窗户口透进来的几丝月光可以清楚的看见姐姐脸上那娇羞的表情,和在黑暗中像珍珠一样闪着水光的迷人眼眸,既有初为人妇的风情,又有少女破身的惆怅。这时候脑子一冷,顿时就有些百感交集,这个下身和自己紧紧相连的性感女人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自己怎么就那么冲动呢!想到这,就一阵的头疼。「小俊,你怎么了?」张少欣见弟弟默不作声,不禁有些疑惑的问道。「姐,我想就这样压着你,压一辈子!」张俊说着,又趴了下去,一边亲吻着她的脖子一边轻轻的说道。按道理,自己应该不是那么冲动和色胆的人,怎么就在今天变得那么猥亵,玩了喜儿后又把姐姐给破了身,怎么想都有点想不明白。张少欣感觉心里一暖,轻轻的伸出小手,反抱住张俊那虽然瘦削但结实的身体,语气明显含着幸福的说:「傻弟弟,姐都已经是你的人了,以后还能说什么!」「姐,你说妈会同意我们在一起吗?」张俊咬着牙问道。既然已经做了那就不能逃避,对于姐姐,或许没有很多亲情的感觉,但现在她做了自己的女人,尽管没有血缘关系,但自己却不能去戳破这个谎言。要不然就可以和她光明正大的在一起了,想到这,心里顿时感觉十分的烦燥。「我不知道……」一说到这个问题,张少欣的语气变得有些不安和迷茫。她心里也是在想为什么今晚自己会这样的冲动,现在回头一想,这一切实在太荒唐了。「算了,姐,你也别担心了。」张俊越想头越疼,见她的语气也变得低沉起来,赶紧说道。「小俊……你!」张少欣突然惊呼了一声,身体里弟弟那已经软下去的命根子不知不觉又硬了起来,稍微的一顶就让那刚经历过破身洗礼的敏感小花穴又传来了一丝丝渴望的快感,满满占据了自己还稚嫩的小花穴。张俊这才发觉自己的命根子不知道什么时候又硬了起来,摸着身下姐姐柔软而又充满弹性的娇躯,顿时又有些蠢蠢欲动了。再次蹲起身,将她的双腿分开后,轻轻的挺动着腰,再做起了让人如醉如狂的活塞运动来,尽情地享受着刚破身的小花穴那迷死人的紧凑。不过这次的动作就轻柔了许多,模仿着以前看过的那些A片的技术。开始用九浅一深的节奏慢慢的享用着姐姐的身体。「不行……别、别动了……我受不了……」张少欣**刚过,正是最敏感的时候,被这么一弄顿时就呻吟成片,虽然夹杂着一点点的疼痛,但弟弟温柔的动作带来了更多充斥着所有神经的快感。「姐,我知道你想要了……这次让弟弟再好好的让你舒服一下吧。」熟悉的快感再次浮上来,张俊决定不再去想那些让人头疼的问题,好好的享受一下这种上帝赐给人类的美妙韵事和眼前姐姐曼妙的身体才是正事。「……啊……啊……」「好弟弟……轻……轻点……」张俊一波接一波的撞击着姐姐娇美的身体,双手握着她上下跳动的酥乳,抽送的频率越来越快,很快又把第一次破身的姐姐送上另一个快乐的颠峰中去。「弟……我……受不了了。」「别……别弄了……」「死……干死我了……轻,轻点啊……太……深了……」持续将近一个小时的活塞运动后,张少欣原本没间断过的快感在全身上下爆炸开来,脑子里除了迎合的本能已经没别的东西了,但到底是第一次破身,马上就受不了了,见身体里的大东西还那么硬,顿时就有些害怕的哀求道,语气变得有些无力,就连呻吟都已经没了力气。「姐,你再忍一下,我马上来了。」张俊现在已经爽得眼睛都红了,那熟悉的感觉一涌上来就知道自己已经快射了,哪有空去怜香惜玉。见姐姐的身子开始往后躲,马上把她的双腿抱住往自己这边拉,更狠的干了起来。「啊……疼……别那么用……劲。」张少欣终于忍不住发出了疼痛的叫喊,下身的蜜处传来了火辣辣的疼感,鼻子一酸,眼泪也不争气的掉了下来。「马上了……」张俊的力度却是变得更大,喘着粗气狠狠的撞了起来。没几下后整个人像发了狂一里边。样的抽搐起来,将第二发的千万子孙又送进了姐姐的身体「啊……」张少欣被这一烫,既是疼但又感到异样的刺激,忍不住尖叫了一声,在疼痛中迎来了最后一波更加强烈的颠峰。「姐,你别哭了,刚才是我不对。」激情过后,张俊这才听见了姐姐低低的啜泣声,心里不由得有些愧疚,赶紧伏下身,一边用嘴吻去了她眼角微微发热的泪水,一边满是歉意的说道。「死小俊……你想把我搞死啊。」啜泣了好一会儿,张少欣才从疼痛和快感的双重夹击下回过神来,皱着眉头有些愠怒的责怪道。用力的把压在自己身上的张俊推开后,挪动着香臀,让那根已经软了的东西退出自己的身体,发出了一声像是开酒盖的声音,伴随着处子血和其他的秽物一起流了出来。张俊不好意思的一笑,黑暗里虽然看不太清楚姐姐脸上的表情,但一想刚才自己那样的粗鲁,一定把她弄得很疼了,赶紧道歉说:「对不起,姐,我刚才太舒服了所以才没控制住。你没事吧?要不要我给你揉一下?」「能没事吗?疼死我了……都肿了,揉个屁啊,死一边去!」张少欣一边苦着脸摸了摸自己已经有些红肿的小地方,一边娇怒着说道,快乐过后就是一阵火辣辣的疼了。「哪肿了?」张俊色色的问道。伸手往下一摸,湿润的水都已经流得被褥上都是了,姐姐那娇嫩的蜜处微微的有些发烫。「你再说我就把你头都打肿。拿开啊,你手很粗不知道啊。」张少欣恢复那副强悍的样子后,将张俊的手一把打开,装作恶狠狠的说道。「我怕你舍不得哦。」张俊说着的时候,摸黑把纸巾拿了过来,撕下一块捂在了她的花穴口那轻轻的按住,又撕下一些擦起了自己的命根子上那些黏稠的分泌物。「你去死我都舍得。」张少欣接过纸巾后坐起来,一边擦着一边还嘀咕说:「你个色鬼,早知道这样疼我就不给你了,和牛一样不知道疼人。」「呵呵,现在才后悔啊,太晚了吧,现在你都是我的女人了。」张俊嬉笑着说:「刚才我看你比我还爽呢,看你叫的那个欢腾啊!现在就过河拆桥,未免也太让人伤心了吧!」「就是拆怎么了?爽什么爽,疼得要命!」张少欣想起自己居然在弟弟的身下发出了那种**声,还扭着屁股去迎合弟弟的撞击,脸「腾」的一下就红了。「呵呵,随便你怎么说。」张俊呵呵一笑后,躺了下来,顺手把姐姐柔软的身体拉了下来,让她的头枕到了自己的胳膊上,将她环在怀里躺着。突然想起刚才自己内射了进去,别他妈第一次就中标了,顿时吓了一跳,立刻紧张的问:「姐,你月事是什么时候来的?」「前两天,怎么了?」张少欣有些疑惑的问道,毕竟是在一个偏僻的地方长大,信息一点都不发达,对于正常的生理知识都不懂。「没什么。」张俊一听她现在是安全期,马上就大大的吐了一口气,不过马上又调侃说:「姐,你就不怕怀孕吗?刚才我都射进去了,明年的今天就可以抱一个大胖小子了。」「啊……」张少欣这才惊叫了一声,语气慌乱的问:「真会怀孕吗?小俊?惨了惨了,妈一定会把我打死的。」「呵呵,逗你的。现在你是安全期,怎么射都不会怀孕的。」张俊呵呵的一笑,将她再抱紧了一些,拉过被单盖在两人身上,讲解起安全期的概念后,张少欣这才大大的松了一口气,不过对于张俊的调戏还是有些抱怨。两人原本布满汗水的身体这时候一干都变得有些发凉,张少欣很满意弟弟的体贴,像小猫一样的蜷缩到张俊的怀里取暖,一边感受着弟弟宽大的肩膀,一边娇滴滴的说:「小俊,你会不会以为姐姐是个随便的女人。咱们是姐弟我还让你睡,而且你还刚回来,会不会看不起我啊?」张俊见她的语气里有些幽怨,看过电视大概知道女孩子破身后多少都会有些忧郁,赶紧正了正色后满是柔情的说:「姐,你想多了。你都是黄花闺女,有哈随便的,我知道你也喜欢我才会给我的。你放心吧,我会对你好的。」「嗯……」张少欣满意的点了点头后,突然有些疑惑的说:「小俊,你有没有觉得刚才好像容易发热,晚上我一直都坐立不安的,心里像有什么在挠,特别的难受。」「我给你治治。」张俊色笑着说完,一手攀到了她的胸口,抓住了一只圆润饱满的酥乳。心里也有和她一样的疑惑,不过为了避免她多想,赶紧转移注意力。「你个色胚……」张少欣嗔怪了一声,见弟弟再没别的动作后,这才有些担心的说:「弟弟,我害怕妈回来以后会生气,怎么办啊?咱们这事可不能出去随便说,让人知道了会嚼舌根的。」「没事的,到时候有事我顶着。」张俊说话的时候有些心不在焉,脑子里开始整理起这一晚上发生的事情来,想来想去,八成是那一小碗药酒在作怪,自己喝了以后变得色胆那么大,弄了喜儿还把姐姐给上了。姐姐估计也是因为喝了那东西才会冲动的把身子交出来。现在细想,两人能突破这一步真该感谢没什么印象的爷爷啊。「小俊,你刚才舒服吗?」张少欣感觉到有一种被保护的兴奋,语气一低后有些不好意思的问道。「嗯,姐,刚才你把我夹得好爽啊!还有你这对宝贝,摸起来又软又有弹性,我都舍不得放开了。」张俊赶紧恭维道,不过说的也都是事实。姐姐的身体确实能让人疯狂,尤其是一对形状漂亮、浑圆饱满的酥乳更是让人爱不释手,曲线的比例完美,即使比起那些所谓的模特儿也是更胜一筹。「算你会说话。」张少欣妩媚的一笑后,黑暗中伸出手来摸着张俊的胸膛,一边用手指在上边打着圆圈,一边轻轻的问:「小俊,你是真的喜欢姐姐,还是因为那玩意憋的难受才……」疑心不小嘛,这时候要是承认是因为憋得难受的话,估计她马上会把自己杀了。张俊一边想着一边满是柔情的答道:「傻瓜,我是发自内心的喜欢你。从进门开始,我就只把你看成一个喜欢的女孩子,压根就没在意过我们之间的关系。只不过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得这么快,那么快就得到你,让我都有种做梦的感觉了。」「嗯,小俊,姐也喜欢你。」张少欣幸福的应了一声后,还是有些担心的说:「可我听说近亲生的孩子可能会变白痴,就算不变白痴也不会聪明,那咱们以后怎么办?」「确实有这说法!到时候我们再想个办法就行了。」张俊也知道近亲乱搞的话很容易出现一些低能儿,像喜儿就是最好的证据了。眼见姐姐的语气越来越消沉,赶紧转开话题。反正自己是冒牌的,以后等姐姐怀上的时候,孩子应该很健康,没什么问题。「小俊,妈给你找了对像,你还要姐吗?」张少欣这时候才恢复了少女的本性,语气有点像是撒娇一样的说道,闪闪的大眼睛里满是期待甜言蜜语的神色,不过也有一点酸酸的醋意。「不要的是白痴,我姐长得这么漂亮,是个男人谁不想要啊!到时候咱们把新娘丢房间里,咱俩偷偷的跑别的房间里搞怎么样?嘿嘿,争取尽快把你这对大宝贝摸得更大一些,以后喂孩子能多喂几个。」张俊一边说着,一边爱不释手的在她的酥乳上摸来摸去的,那既柔软又结实的触感实在太吸引人了。「你学坏耍流氓了。」张少欣娇声的嗔怪了一下后,感觉到弟弟的手作怪的使劲揉着自己的胸脯,语气有些发嗲的说:「好了,小俊,别再动了,你把姐姐当面团揉了啊。」「可不是嘛,这可比面团软多了。我又想吸吸看了。」张俊色色的说着,作势又要伏下身来。「好弟弟……别弄了,姐不行……」张少欣顿时有些手忙脚乱,语气惊恐的说道。这一动,牵扯到刚破身的伤口,顿时疼得咧起了嘴。「姐,你疼的话就别乱动了,我给你看看。」张俊慌忙哄着说道,笑咪咪的摸到了她的腿根,一边轻轻的用指甲刮着,一边猥亵的说:「要不咱们再来一次呗,以毒攻毒怎么样?」「你小子……」张少欣感觉一痒,慌忙抓住了弟弟作怪的大手,放在了自己的腰上,语气娇嗔的说:「刚来的时候怎么就看不出来你这么色呢,还以为是个害羞的小男孩,现在姐都有点引狼入室的感觉了,你实在太坏了。」「嘿嘿,你的感觉太准了。」张俊呵呵的一乐,刚想说什么的时候又感觉有点不太对,但到底哪不对又说不出来,脑子里顿时都是疑惑。「对了小俊,你?

 

>>>>本文《渔港合家欢》全文在线阅读<<<<

责任编辑:无厘头网文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