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要闻

不哭宝贝儿全部进去就不痛了/宝宝腿张大点进不去|隔壁老王不坏

更新时间:2019-10-06 20:47:40 来源:网络整理 点击数:300
进入移动版,省流量,体验好

 但是对小钰莹这个年轻妈妈来说,那两大坨完全是被里面的甘甜撑出来的,鼓鼓的,沉甸甸的,份量是很重呢,走起路来是动感十足。

 

而且,她胸口的衣服有点儿湿了,走到近处,王德义还能闻到一种醉人的香甜。

 

这女人,不该来的时候却来,王德义心里苦闷啊,这让他本来干燥的喉咙更加渴了。

好像喝点什么来着……

 

“老王为什么打你电话不回应啊?”小钰莹埋怨道,虽然她和王德义女儿是闺蜜,但因为是诊所的同事关系,所以称呼老王习惯了。

 

为什么?当然是关机了,为什么关机还不是在给十八岁的小姑娘排毒吗?王德义心里在呐喊着。

 

“没电了。”他嘴上谎称道,“这么晚了,你来找我有什么事?说完就出去吧,我还要睡觉。”

 

他身下肿得难受,两腿夹着都藏不住,要不是门口光线太暗,那得多尴尬啊。他现在巴不得这个小钰莹快点离开,他还想着赶紧回去找郑新月春宵一夜呢。

 

可没想到小钰莹道:“我奶水太多了,自家小孩喝不完,便想着我姐妹出差了,她宝宝天天喝奶粉岂不是憋坏了?于是就趁热来喂喂了。”

 

“什,什么?”王德义惊讶得合不拢嘴。

 

“宝宝呢?”小钰莹迈步朝客厅走去。

 

“她睡着了啊,要不你挤出来装进奶瓶里,半夜她要是醒来的话,我再喂吧。”王德义追过去,下边还憋得慌呢,拜托这位年轻的妈妈快离开吧,孩子喝你的奶真没有大兄弟止渴重要啊。

 

“我已经打电话给我姐妹了,她也着急的催我来给宝宝喂奶呢,老王你别管了,交给我就行了。”小钰莹轻叹道,继续往里走。

 

连女儿都同意了,王德义就没办法了,他家在村里条件不错,房间挺多的,只希望郑新月随便找个房间躲起来,别被发现了。

 

可当二人打开了宝宝的房间之后,小钰莹突然眉头一皱。

 

又是另两大坨

郑新月这阵突然的加速,刺激得王德义快出来了,但他觉得还没玩够呢,于是咬牙切齿的憋着。

 

再看着眼前给自己服务的女孩儿慌乱得像只风雨中无助的鸟儿,这么楚楚可怜反而加深了王德义的私念,心想自己如果不办了她,迟早会被其他男人吃了啊。

 

“小月你又中毒了?那是余毒,必须完全清理掉,不然以后还得发作呢。”王德义挺直了腰。

 

郑新月这时候早就六神无主了,王德义说什么她就信什么,便哆哆嗦嗦的道:“王伯伯快帮我清理。”

 

“那我们就一起做吧,你帮伯伯,伯伯也帮你,男女搭配干活不累。”王德义眉毛一挑,伸手将郑新月抱起来。

 

哇,这女孩身体好烫哦,好柔好轻啊,他恋恋不舍将女孩放到了桌子上,然后眼睛发光的瓣开两条白皙的腿,再将手探到勾缝里。

 

“嗯……”郑新月娇吟起来,难受得头埋得很低,脑袋都顶到王德义的小腹上了,但她的双手一刻都没有从握着的上面离开,持续不断的给王伯伯送温暖。

 

没多久王德义只觉得手到之处,都是温热和水润,郑新月坐在桌子上开腿的姿势,将秘密展露无遗,那里像是被春雨灌溉过的小花儿那么娇艳,让人热血沸腾,好想横冲直撞啊。

 

都开得那么大了,应该能容纳百川了吧?王德义眼睛闪烁绿芒,想着接下来要如何引导呢?最好让着女孩主动泪光闪闪的求着说王伯伯快来,快来嘛。

 

然而这时候,外面突然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有,有人?”两人都是大吃一惊,慌忙捡起了裤子。

 

“怎么还有人来破坏这个好事?”王德义惊疑不定起来。

 

郑新月本来就内向害羞,被这么一吓后,更是不敢再乱来了,于是慌忙穿上了衣服,但外边有人,她又不敢离开,只好急得团团转。

 

“你先进屋躲一会儿。”王德义和蔼的道。

 

“嗯,那人要是走了,你要告诉我啊。”郑新月红着脸道,遛出了客厅。

 

王德义气得火冒三丈,想出去看看究竟是何方神圣,要还是那个刘寡妇的话,这次他决不轻饶了,非得抽几下,打得你屁股开花不可。

 

他铁青着脸打开了家门,但见到来人后,却生气不起来了。

 

不是刘香梅,而是自己的助手小钰莹。

 

村里的诊所,不仅要有证,还规定医生配护士,而这个护士就是小钰莹了,为什么叫小钰莹呢,那是因为这张脸长得像以前一个叫做杨钰莹的歌手,尤其是那双桃花眼可传神了。

 

这小钰莹才二十五岁,她和王德义的女儿还是小学到初中的同学呢,后来女儿嫁给了城里一个国企职工,小钰莹嫁给了村长的儿子,这对好闺蜜可有缘分了,竟然同时怀孕,也在同一天生下了宝宝。

 

也就是说,小钰莹现在还是哺乳期,穿着以前粉红色的孕妇装过来的,虽然衣服整体变宽松了,但上身却掩饰不住两坨暴涨。真有料和没有料就是两种味道啊,比如郑新月的虽然也大,圆碌碌的,但总体感觉是轻盈活泼的,毕竟里面很鲜嫩。

 

但是对小钰莹这个年轻妈妈来说,那两大坨完全是被里面的甘甜撑出来的,鼓鼓的,沉甸甸的,份量是很重呢,走起路来是动感十足。

 

而且,她胸口的衣服有点儿湿了,走到近处,王德义还能闻到一种醉人的香甜。

 

这女人,不该来的时候却来,王德义心里苦闷啊,这让他本来干燥的喉咙更加渴了。

 

好像喝点什么来着……

 

“老王为什么打你电话不回应啊?”小钰莹埋怨道,虽然她和王德义女儿是闺蜜,但因为是诊所的同事关系,所以称呼老王习惯了。

 

为什么?当然是关机了,为什么关机还不是在给十八岁的小姑娘排毒吗?王德义心里在呐喊着。

 

“没电了。”他嘴上谎称道,“这么晚了,你来找我有什么事?说完就出去吧,我还要睡觉。”

 

他身下肿得难受,两腿夹着都藏不住,要不是门口光线太暗,那得多尴尬啊。他现在巴不得这个小钰莹快点离开,他还想着赶紧回去找郑新月春宵一夜呢。

 

可没想到小钰莹道:“我奶水太多了,自家小孩喝不完,便想着我姐妹出差了,她宝宝天天喝奶粉岂不是憋坏了?于是就趁热来喂喂了。”

 

“什,什么?”王德义惊讶得合不拢嘴。

 

“宝宝呢?”小钰莹迈步朝客厅走去。

 

“她睡着了啊,要不你挤出来装进奶瓶里,半夜她要是醒来的话,我再喂吧。”王德义追过去,下边还憋得慌呢,拜托这位年轻的妈妈快离开吧,孩子喝你的奶真没有大兄弟止渴重要啊。

 

“我已经打电话给我姐妹了,她也着急的催我来给宝宝喂奶呢,老王你别管了,交给我就行了。”小钰莹轻叹道,继续往里走。

 

连女儿都同意了,王德义就没办法了,他家在村里条件不错,房间挺多的,只希望郑新月随便找个房间躲起来,别被发现了。

 

可当二人打开了宝宝的房间之后,小钰莹突然眉头一皱。

 

别慌,我理解你

王德义转过身去,不敢回头看那太美丽的画面,毕竟小钰莹是女儿的闺蜜不说,而且还和自己是同一个村诊所里的同事,大家出门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千万要克制啊。

 

不过,王德义是背对着灯光的,可以看见墙壁上那道娇柔的影子,掏出了两坨大圆,随后两坨大圆开始滚动起来,这让他始终无法淡定。

 

没多久,他耳朵还能听到有水流声,一阵一阵的,打在瓶子里发出噗噗声,这声音虽小,却让他气血冲头,晕晕沉沉的。

 

“好了。”小钰莹声音软软的说。

 

“嗯。”王德义点点头,面无表情的转身过来,发现小钰莹手里的瓶子已经填满了白皙。

 

不过,他的注意力最主要放在那两坨上,虽然挤出来那么多,但依然沉甸甸的。可能是小钰莹担心孩子饿坏吧,所以刚挤满瓶子就赶紧叫王德义了,以致拉下来的衣服还没有完全穿上,可以清楚的看见在一条纤细胳膊的遮盖下,有鼓起的雪白,在雪白中还扩散出一圈红晕。

 

王德义还是面不改色,但身下反应非常剧烈,顶得裤裆的拉链微微开了一道细缝。

 

“老王,你看吧,这么多,不用泡奶粉了。”小钰莹眼里有流光在打转。

 

王德义这才将注意力放在瓶子上,快满出来了,真是好多啊,小钰莹果然充满了母爱,难怪那两坨那么的沉。

 

“辛苦你了。”他伸手去接。

 

碰到了瓶子,也碰到了那只柔软的手。

 

与郑新月的嫩不同,小钰莹的手带来的触感更多是软,可能是手上的脂肪较多吧,毕竟为了哺育孩子,她平时要多吃点肉,喝点汤,又是村长家的儿媳妇,不缺其他的营养品,现在长得很丰盈。

 

接过奶瓶后,发现温度好暖哦,这种暖还是一种很别致的暖,在小钰莹两坨里保温过的……

 

王德义憋红着脸,拿着这么温暖的奶瓶,抱起了宝宝,在小钰莹温柔的目光下,塞入了婴儿的小嘴里。

 

小宝宝有熟悉的人抱着,加上肚子也饿坏了,便大口大口的喝了,喝到见底,最后呼呼的睡着了。

 

小钰莹不急着走,她幽幽的说道:“我姐妹交代过的,要我看着她孩子睡熟一些,才能走。”于是这位别家孩子的年轻妈妈守在摇篮边,轻哼着曲儿。

 

“那我,去洗奶瓶了。”王德义沉着气道。

 

走到了屋外,他急忙伸手拍拍狂跳的心口,随后拿起了瓶子,发现瓶口残留着一些白皙,淡淡的香甜扑入鼻中,让他不自禁的哆嗦了一阵。

 

随后他像是得了魔怔,将瓶口的甘甜席卷一空。

 

这味道又骚又甜的,简直是火上浇油啊,可惜太少了,尝过了甜头,一发不可收拾。

 

洗完了奶瓶,王德义也没有去别的地方,原本他打算要去院子里对着老树根来一发的,但他放弃了,就这样一直在婴儿的房门外徘徊着,他有种强烈的预感,总觉得今晚上会发生什么毕生难忘的事。

 

几分钟后,他故意踩的步子重了些,在夜里的寂静中,能听见他阳刚有力的脚踏声,啪啪啪的。

 

“噢。”房间里又传来小钰莹一道痛苦的呻吟。

 

王德义赶紧停下来,伸长脖子踮起脚尖的往门口方向看着,虽然他看不见什么。

 

“老王你还在外面吗?”

 

“在的啊。”王德义失声道,随后他赶紧补充说,“我担心宝宝呢,睡不着,所以一直守着。”

 

“那你进来吧,我有事让你帮忙。”小钰莹声音颤抖的道。

 

“大家都是同事,帮点小忙义不容辞。”王德义怀着一点儿私心,推门进屋。

 

这回小钰莹没有守在摇篮边了,而是一手捂着胸口,一手撑在床上的侧趴着。从她面红耳赤的脸上,和像是篝火般的眼神中,可以看出她现在的状态不一般,又疼又惊艳的。

 

“你的胸,不舒服吗?”王德义是中医,看人很准。

 

“虽然刚才我挤出来了,但可能我营养太好了吧,奶水还是太多了,现在我遇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好像堵住了,涨得不行啊,老王你能理解我的感受吗?”小钰莹翻身过来,一脸急切的道。

 

“我理解你。”王德义重重的点了一下头,但他理解个屁啊,他是个男的,而且下边被折腾得一直没有消停过,他也迫切有个女人能理解他。

 

小钰莹又忍不住眉毛一上一下的呻吟一声,然后面色苍白的道:“你别看我这两坨弹性那么好,现在涨奶了也会疼痛难忍,我家那位平时就喜欢玩游戏,也不管我。”

 

他不管你,我管啊!王德义在心里激动的呐喊起来。

 

“年轻人,贪玩了,不好。”王德义摇摇头,表现得痛心疾首。

 

“老王,我们都是从医的,就别扭扭捏捏的了,我知道你推拿厉害,就帮我揉一揉,催出来吧。”小钰莹说完,便红着脸将身上的衣服扒了下来。

 

>>>>本文《隔壁老王不坏》全文在线阅读<<<<

责任编辑:无厘头网文
网站首页 我要评论 分享文章 回到顶部
')})();